(二十七)为了彻底颠覆传统人类社会…

通天文摘 – 当今人世, 君知多少?
 

 

为了彻底颠覆传统人类社会,魔鬼制造了大规模的人口流动、社会运动和社会动荡,其过程令人惊心动魄,历时至少几百年。
……

战争是魔鬼实现其目的的利器。它能打破原有国际秩序,摧毁传统的堡垒,加速传播魔鬼的意识形态。许多战争的背后都有魔鬼操纵。如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战消灭欧洲几大帝国,削弱沙皇俄国,为布尔什维克革命准备条件。利用第二次世界大战,为中共攫取政权准备条件,同时帮助苏联武力入侵东欧国家,建立社会主义阵营。二战也造成前殖民地国家统治失序,苏联和中共趁机扶植各国共产党,发动所谓“民族解放运动”,把亚非拉的很多国家置于其卵翼之下。
……

掌握政权是魔鬼毁灭人类的快捷方式,只要有可能,魔鬼总是以掌握政权为第一选择。马克思在总结巴黎公社的“经验教训”时指出,工人阶级必须打破原有的国家机器,代之以自己的国家机器。政权问题一直是马克思主义政治学说的核心问题。煽动革命可以分为几个步骤:第一步,煽动仇恨,分化人群;第二步,用谎言欺骗大众,建立“革命的统一战线”;第三步,对反抗力量各个击破;第四步,用暴力制造恐怖气氛和混乱局面;第五步,发动政变夺取政权;第六步,镇压“反动派”,用革命的恐怖建立并维持新秩序。共产国家妄图发动“世界革命”,成立共产国际,向全世界输出革命,扶植各国左翼势力,在各国制造乱局。
……

制造、利用经济危机,伺机发动革命,或者以救世主的面目提出社会主义的解决方案。民主国家的政客“病急乱投医”,只好一次次和魔鬼签订出卖灵魂的契约,一步步把国家引入大政府、高税收的社会主义泥潭。美国新马克思主义者说:“真正的行动藏身在敌人的反应之中”,从一个侧面反映了魔鬼的策略。上世纪30年代的经济大萧条,是欧美国家走上大政府、干预主义的关键,2008年的金融危机也为政府的继续左倾准备了条件。
……

移民现象自古存在,是人类社会的正常现象。但近代以来,出现了某些大规模的移民潮,包括国际间的和一国之内的移民潮,这是邪灵刻意操纵的结果。让人们远离自己的祖国和故乡,可以达到多重目的:淡化民族意识、模糊国境线,削弱国家主权,也即削弱了各国维护其文化传统和社会秩序的能力;使大面积人群失去文化的根,更容易被现代潮流裹挟;借机挑起宗教和民族间的仇恨和矛盾;把立足未稳的新移民变成左派政党的投票机器;使大面积的人群不适应新环境,为生计而疲于奔命,无暇顾及精神道德层面的事情,也没有能力深度参与国家和社会的治理,从而方便了魔鬼的代理人窃取权力,左右社会走向。
……

共产邪灵利用社会上原有的一些现象和趋势,煽风点火,使事态升级,把某些正常的社会诉求扩大成声势浩大的运动,从而达到其搅乱社会、打击政敌、抢夺话语权和道德制高点,最终趁机夺权的目的。西方的和平反战运动、环保主义运动等均属此列。
……

共产主义革命以恐怖主义起家,共产国家实行国家的恐怖主义。前苏联、中共资助扶持国际恐怖主义,作为对抗西方自由世界的一支别动队。以斗争哲学发展出的列宁主义为当代恐怖主义提供了理论温床。魔鬼以各种方式分化人群,挑起仇恨,使个人怨恨扩展为对更大群体的仇恨,滋长各类恐怖主义行为。恐怖主义非理性的滥杀无辜,增强人的荒谬感、无助感,把社会变成一个无处可逃的所在。无处不在的暴力更容易使人变得反社会、抑郁焦虑、愤世嫉俗,这就破坏了原有的社会肌体,使社会碎片化,达到了魔鬼对人“分而治之”的目的。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音频制作:希望之声

(二十六)在西方,其组织形式和代理人就非常复杂

通天文摘 – 当今人世, 君知多少?
 

 

就其人间的表现形式而言,共产党具有流氓帮派和邪教的两面性,邪教是其意识形态,流氓帮派是其组织形式。共产党为了占领世界,必须选择一些人间的代理人。在东方,其代理人是列宁、斯大林、毛泽东、江泽民等党魁及其追随者;在西方,其组织形式和代理人就非常复杂。众所周知,占领世界最快捷的方式是选择最有影响力的组织和个人,所以魔鬼一定会选择最有权力者实施其阴谋。而权力主要有三种形式:政权(军权是政权的延伸)、金权、话语权。政权包括政府和政党,金权包括财团和工商企业,话语权包括宗教界、学术界、教育界、新闻媒体和文艺娱乐。三种权力形式都是魔鬼急欲染指、控制的领域。
……

变异宗教,用社会宗教代替启示宗教;派代理人进入教会内部改变教义甚至经书,炮制“解放神学”,把马克思主义和阶级斗争引入宗教;败坏神职人员道德,让人对神的救度感到彻底幻灭。
……

神给人创造了稳定的社会结构,其中最重要的社会结构包括家庭、国家和教会。家庭是神传给人的基本的社会单元,是守护信仰的堡垒、实践道德的基本环境、社会稳定的基石、传承文化的重要机构。魔鬼用女权主义、反对父权制、性解放运动、同性恋合法化运动、鼓励同居、通奸、离婚、堕胎等方式颠覆破坏传统家庭,混淆男女性别角色。这是魔鬼通过败坏人的道德来毁灭人的重要步骤。
……

魔鬼利用第一次世界大战俄国被削弱的机会,煽动革命,首先逼迫沙皇退位,然后发动十月政变,夺取了政权。此后,苏俄建成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并且建立共产国际(史称第三国际)向世界各国输出革命。美国共产党和中国共产党分别于1919年、1921年成立,都是听命于其苏俄主子的共产党支部。苏共支持中共依靠暴力和谎言,也依靠二战之后中国社会的特殊形势,夺取了中国的政权。苏共和中共分别在和平年代针对自己本国人民,以极其残忍的手段屠杀了几千万人。中共在“无产阶级专政条件下继续革命”,发动了“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向一切人类文明成果宣战,破坏了五千年的传统文明。上世纪80年代后,中共为了解决生存危机,实行“改革开放”政策,但政治领域丝毫没有放松,又相继进行了镇压“六四”学生运动和迫害法轮功精神信仰的运动,一直维持至今。
……

中华传统皇朝、西方传统的王权、美国三权分立的共和制度是神在不同时期根据人类社会的具体情况给人奠定的政体形式。魔鬼暂时无法通过革命的方式在西方国家掌权,于是采用“渗透”的方式,慢慢侵蚀西方国家的肌体,逐渐掌控在意识形态上的领导权。时至今日,除了不讲暴力革命以外,西方国家实行的基本属于变形的共产主义制度。
……

神的诫命是法律的来源,道德是法律的不变基础。在重新定义了“道德”、“自由”等概念之后,魔鬼又进一步操控法律的制定权和解释权。在东方共产国家魔鬼制定恶法,并随意解释法律;在西方民主国家里,以渗透的方式任意解释法律,以修改法律的方式重新界定人的行为,取消道德规定的善恶,用法律规定善恶;用法律来保护恶(如杀人、通奸、同性恋)、打击善。
……

废除金本位。通过控制货币发行量制造周期性的经济危机。改变传统的“量入为出”的理财观念,让政府和个人都陷入“高消费”、“超前消费”的习惯不能自拔。鼓励各个国家借债,籍此削弱这些国家的主权。鼓励百姓借钱消费,这样他们必须依赖银行、政府,成为终生的债务奴隶。
……

利用经济全球化趋势,建立世界政府,迫使各民族国家让渡自己的主权。魔鬼用“软”和“硬”两手,即一方面用“国际联盟”、“联合国”、“地区一体化”、“世界政府”等“美好愿景”为诱饵,同时对各国政府和政客威逼利诱,以武力、战争和动荡来使人类失去安全感,逐渐把世界纳入超级极权政府的计划,以对全人类进行最严厉的人口管制、行政管制、思想管制。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音频制作:希望之声

 

(二十五) 如果人不能遵循神给人安排的生活方式…

通天文摘 – 当今人世, 君知多少?
 

人类的正统文化来源于神的系统传授,除了能够维持人类社会的正常运行以外,神传的文化更重要的作用在于,在末劫来临时,使人类能够听懂神传的法,从而能够得救,免于淘汰。神传授的文化自然具有对魔鬼意识形态和阴谋诡计的防范和抵制作用,因此魔鬼必然用各种方式引诱人、逼迫人破坏传统文化。推出诸多吸引不同团体和个人奋斗的“远大目标”,代替传统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让人去终身奋斗,甚至为其不惜生命。
……

教育的作用在人类社会举足轻重。几千年来,传统教育传承人类优秀文化,引导人向善,成为道德高尚并掌握一定技能的好人和公民。从19世纪起,欧美各国开始建立义务教育制度和公立教育系统。进入20世纪后,公立学校越来越多地向学生灌输反传统的理念,信仰和道德被排斥,进化论成为必修内容,各个学科的教科书慢慢被无神论、唯物论、阶级斗争学说渗透。魔鬼控制教科书的编写,把不符合魔鬼意识形态的内容,包括传统文化和伟大经典,摒弃在外。聪明而有思想的学生被引导到魔鬼的意识形态上去,或者是让他们的聪明才智消耗到无关紧要的问题当中,使其无暇顾及关系人生与社会的重要问题。延长学生在校时间,尽早地把儿童从父母身边带走,把学生和家庭影响隔离,以便其从小就接受魔鬼意识形态的灌输。以“独立思考”为名,引导学生远离传统,培养学生对老师、家长的敌意,鼓励学生反传统、反权威。逐渐降低教学难度,使学生的读写算术能力越来越差;教给他们各种变异观念和以“政治正确”名义篡改的历史,使很多学生丧失思考复杂深刻问题的能力,使其沉溺于肤浅低俗刺激性的娱乐,既没有思考问题的习惯,也没有思考问题的能力。

在魔鬼掌权的国家,从幼儿园一直到博士班,在一个几乎全封闭的环境里对学生大剂量、长时间、高强度地灌输魔鬼的意识形态。即使学生毕业以后接触到真实的社会,也只能以扭曲的思维方式得出变异的结论。
……

人类的正统艺术来源于神,最早出现在神殿、教堂和庙宇中,是神与人沟通的重要方式,也是维持人的道德水平的重要文化形式。正统艺术表现真和善、美好和光明。变异文学艺术是魔鬼破坏传统文化、败坏人类道德的重要一环。魔鬼以“表现现实”为借口,在艺术领域引入印象主义,在文学领域引入现实主义、自然主义;又以“创新”、“批判现实”等为借口,引入表现主义、抽象主义等形形色色的现代主义、后现代主义。对崇高的嗤之荒谬,纯洁的标上无聊;下流的变成有趣,无耻的赏以成功。垃圾被摆上艺术的殿堂,大噪之音和靡靡之音被吹捧为艺术的新潮流,阴暗的绘画表现的直接就是鬼的世界,充满魔性的摇滚乐、行为艺术早就突破了人的道德底线。很多青少年更是把外形丑恶、行为堕落的明星当成偶像,狂热地追捧。
……

为了蒙蔽人,魔鬼千方百计地控制人的信息来源,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大众媒体。在掌握了政权的国家里,垄断一切媒体;所有的媒体都是“党的喉舌”,起著替共产党宣传辩护的作用。在尚未掌握政权的国家里,鼓吹极端的言论自由,让谬误和造谣、低俗和琐碎淹没一切严肃的探讨和交流。利用经济手段控制主要媒体,以它们为杠杆,操纵舆论走向。大部分民众忙于生计,无法从浩如烟海的信息中找出真正重要的内容,只有少数人有足够的智慧和勇气看出魔鬼的阴谋,但其呼声被淹没在众声喧哗之中,难以左右大局。
……

鼓吹堕落的生活方式,鼓吹性乱、同性恋等变异性行为;推广赌博、吸毒等,让人上瘾;让青少年对电子产品尤其是带有暴力、色情、灵异内容的电脑游戏上瘾。一旦形成强烈的瘾好,此人就会被魔鬼操纵而无法自拔。
……

人类社会的传统行业是神有意安排传给人的。如果人能守护传统行业不失,在一定程度上就能够保留对神的记忆并保持与神的联系。魔鬼不能容忍人保留与神的纽带,誓要用各种方式消灭传统的行业。它让万魔出洞,把无数光鲜亮丽的时尚乱象改头换面抛向各行各业,变异、败坏各行各业中的传统精神和规范,迅速淘汰传统行业,让传统手艺后继无人。让各行各业竞相抛弃传统,陷入所谓“创新”的怪圈。让魔给追求名利之人以变异的“灵感”、败坏的“创意”,让世界变得光怪陆离,引导人们追随潮流,放大欲望,沉迷享乐。这种乱本身就是成功──因为如果人不能遵循神给人安排的生活方式,没有时间去思考人生的真正意义,就等于在把人引向魔鬼设定的毁灭之途。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音频制作:希望之声

 

(二十四) 一系列形形色色思想流派的总根源

通天文摘 – 当今人世, 君知多少?
 

 

 

为了在末劫时毁灭人类,共产主义魔鬼做了一系列细致的安排。要想看清魔鬼毁灭人类的大趋势、大图像、大脉络,就必须跳出人世间纷繁复杂的表象,从超越人类社会的高度,审视几百年来的人类历史。同时,“魔鬼往往存在于细节当中”。在具有宏观视野的同时,我们也不能忽略,魔鬼在很多具体事件、群体、部门、过程中,以其惯有的狡猾,安排了很多诱人落入陷阱的阴谋诡计。
……

魔鬼要毁灭人,首先要做到的就是颠倒人的善恶、好坏、是非观念。它要把坏的说成好的,恶的说成善的。它要把歪理邪说伪装成“科学公理”,把强盗逻辑诡辩为“社会公正”,把思想箝制宣称为“政治正确”,把容忍罪恶美化为“价值中立”。

……

人是神造的,如果人能保持对神的正信,神会一直保护着人。故而欲毁灭人,必先离间神人关系。于是魔鬼派遣其人间代理人散布无神论,一步一步变乱人的思想。19世纪初叶,德国哲学家费尔巴哈声称“上帝不过是人的内在本性的投射”。共产主义的《国际歌》宣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人的伦理道德、文化形式、社会结构、理性思维等等皆来源于神。在不断迁流变化的历史长河中,对神的信仰就像是一根坚固的缆绳,没有它,人类社会这艘小船就会随波飘荡,不知驶向何方。诡称无神之后,狂妄的人被诱导著扮演神,试图左右他人和社会的命运。正如英国思想家埃德蒙‧柏克所言:“凡人假扮上帝,就会如魔鬼般行事。”狂热的共产主义者往往是这些试图假扮上帝之人。诡称无神,是魔鬼一切骗术的第一步,也是其一切罪恶的基础。

……

马克思主义哲学以“物质第一性、精神第二性”为根本原理,殊不知精神物质是一性的。无神论出现时适逢工业革命带来的生产力大发展,加重了人对物质和技术的崇拜和依赖。本着实证科学的理念,人们开始否定神言、神迹,系统地排斥对神的信仰。魔鬼散布唯物论不是要进行哲学探讨,而是以唯物论为武器,颠覆人的精神信仰。唯物论是无神论的必然推论,也是此后一系列形形色色思想流派的总根源。

……

达尔文的进化论原是没有根据的假说,其立论之鲁莽灭裂、推理之粗糙荒谬有目共睹。魔鬼要切断人与神的联系,把神造的人贬损成动物,并进一步使人丧失自尊,推广进化论邪说。到20世纪以后,进化论一步步占领学术和教育领域,把神创论排斥出学校教育,形成垄断局面;另一方面,把达尔文主义推演成“社会达尔文主义”,宣扬“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邪说,加剧了国家之间的恶性竞争,把国际社会变成丛林世界。

……

宣扬实证科学、唯科学主义、科学至上学说,用“科学理性”取代人的理性,让人“眼见为实”,凡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才相信,看不见摸不着的就不相信,以此加强无神论。现有科学体系不能解释的现象一概归为迷信或干脆视而不见,用科学的大棒打击信仰和道德,把科学变成一种排他性的宗教,垄断教育和学术。

……

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的辩证法学说,究其实质,无非是逻辑思维的一般规律,在中国先秦思想里早有精要的阐明。马克思主义片面吸收了黑格尔的辩证法学说,并无限夸大矛盾双方的对立和斗争。共产主义的目的不是统一矛盾或解决矛盾,而是“使世界的矛盾,尽量扩大,使人类的斗争,永无止境”(蒋介石语)。在实践中,共产邪灵在人群当中煽动仇恨,制造和扩大矛盾,最后在混乱中趁机发动革命或者政变掌权。这种模式已经重复了无数次。

……

在无神论、唯物论基础上创造、传播大量哲学流派、思潮,比如马克思主义、马基雅维利主义、社会主义、虚无主义、无政府主义、功利主义、唯美主义、弗洛伊德主义、现代主义、存在主义、后现代主义、解构主义等,一方面制造意识形态的对立,另一方面让哲学家和学者陷入大量繁琐无聊、貌似高深的理论问题之中,对真正重大的问题无暇顾及。学者群体集中了人类社会的才智之士,但过去一百多年中,他们中的很多人成为魔鬼推广其意识形态的工具,或只能用扭曲变异的思维解读这个世界。

……

就像乔治‧奥威尔《一九八四》里大洋国的“新话”一样,魔鬼也操纵其人间的代理人制造出大量的新语词,或者对原有的语词进行重新定义。在魔鬼的词典里,自由变成了不受任何道德、法律和传统约束的极端自由;“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机会均等”等变成了片面的结果平等,也就是绝对平均主义;“仁者爱人”或者“爱邻如己”之博爱变成了没有原则的所谓“宽容”;理性变成了狭隘的实证科学的工具理性;“正义”变成了追求结果平等的“社会公正”。语言是思想的工具,魔鬼抢占了定义语词的制高点,就等于掌握了人思想的范围和走向,人们被限制、诱导,只能得出魔鬼允许他们得出的结论。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音频制作:希望之声

(二十三)一正压百邪

通天文摘 – 当今人世, 君知多少?
 

 

 

人类文明是神传给人的。中国文明曾经出现过汉唐盛世,西方文明在文艺复兴中期达到顶峰。如果人能保持神传给人的文明,当神再来的时候,人能够接续与神的联系,听懂神传给人的法。如果人破坏了这个文化传统,道德堕落,当神再来的时候,人会因为罪业太大与思维变异而听不懂神的教诲,这对于人类来说就是最危险的。

这是一个绝望和希望并存的时代。不信神的人在感官享乐中得过且过,信神的人在困惑不安中等待着神的归来。

共产主义祸乱人间,意欲最终毁灭全人类,其安排细致而具体。它们的图谋是如此的“成功”,其中绝大部分已经完成或接近完成。魔鬼正在统治我们的世界!

人类古老的智慧告诉我们:一正压百邪;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魔鬼看似强大,在神的面前却不堪一击。假如人能保持真诚、善良、慈悲、宽容、忍让的本性,就一定会得到神的护佑,魔鬼就会无能为力。

创世主慈悲无限,给了所有生命走出劫难的机会。如果人类能恢复传统,提升道德,听懂创世主的慈悲呼唤和解救人类的天法,就能冲破魔鬼的毁灭性安排,走上得救之路,走向未来。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音频制作:希望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