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富而有德 修内而安外

通天文摘 – 末劫时刻助你读懂天机

富而有德 修内而安外
 
******

 

古人云:钱乃身外之物。人人皆知,人人在求。壮者为足欲;仕女为荣华;老者为解后顾;智者为光耀;差吏为此而尽职,云云,故而求之。
有甚者为之争斗,强者走险;气大者为之可行凶;妒嫉者为此气绝而死。富民乃君臣之道,尚钱而下下之举。富而无德危害众生,富而有德众望所盼,故而富不可不宣德。
德乃生前所积,君、臣、富、贵皆从德而生,无德而不得,失德而散尽。故而谋权求财者必先积其德,吃苦行善可积众德。为此则必晓因果之事,明此可自束政、民之心,天下富而太平。
    ——李洪志(《富而有德》,一九九五年一月二十七日)
人不重德,天下大乱不治,人人为近敌活而无乐,活而无乐则生死不怕,老子曰: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此乃大威至也。天下太平民之所愿,此时若法令滋彰以求安定,则反而成拙。如解此忧,则必修德于天下方可治本,臣若不私而国不腐,民若以修身养德为重,政、民自束其心,则举国安定,民心所向,江山稳固,而外患自惧之,天下太平也,此为圣人之所为。
    ——李洪志(《修内而安外》,一九九六年一月五日)
******
传统中国人认为:“厚德载物”,德是福分和财富的根本,福分和财富皆从德转化而来。德犹如水,财富犹如船,水浅则无法载动船。“德不配位”会给人带来灾祸。对君王来说,修身重德是经世济民的根本,当君王、大臣敬神敬天,道德高尚,才能带动整个社会人心向善,使国家稳固,避免社会动荡和外敌入侵,百姓殷实富足,安居乐业,河清海晏,国泰民安。是以历代圣王皆以正心修身为本,“正心以正朝廷,正朝廷以正百官,正百官以正万民,正万民以正四方。”传统皇朝的先皇明主,如伏羲、黄帝、尧、舜、禹、汉武帝、唐太宗,明成祖、康熙等,他们的经世济国实践铸成了五千年王者之道。
道德具有巨大的亲和力,让人向往、尊敬、亲附、躬行。舜被尧派到历山,当地人原本为争地打斗,在舜的道德感召下,一年后历山人礼让成风。舜每到一地,民风大为醇厚,人都移居到他的身边。舜走到哪里,那里一年成为村落,两年成为城市,三年堪为都城。帝尧命舜推行教化,让世人遵循父义、母慈、兄友、弟恭、子孝五伦。民众自觉遵守,天下安宁、百姓和睦,“天下明德,皆自虞帝始。”(《史记》)
圣王治国,心怀百姓福祉。唐贞观六年(632年)十二月末,太宗视察死刑犯监狱时,想到新年将至,这些犯人却身陷囹圄,不能和家人团圆,心生怜悯。于是下令把这些死囚释放回家,规定他们明年秋天自行返回长安就刑。要求死囚守信用,无异于天方夜谭!然而,第二年九月,390名死囚在无人监督、无人押送的情况下,“皆如期自诣朝堂,无一人亡匿者。”(《资治通鉴》)太宗以诚信教化、感召众生,即使死刑犯人亦奉守信誉,自愿返回受死。太宗对这些死刑犯人亦予减刑,传为千古美谈。
康熙皇帝几乎年年都有减免赋税的措施。如康熙十八年,淮河治理工程完工,原来的泛滥区成为良田,招纳农民耕种。康熙帝免顺天、江南、山东、山西、河南、浙江、湖广等省261个受灾州县的赋税。 当时三藩仍未平定,但那是个大灾年,所以仍然免税。不同年代,朝廷对不同的地区实行赋税减免。康熙在位六十二年间,蠲免天下钱粮共计545次,折合白银高达1.5亿两,相当于当时国家2000万至3000万两财政收入的5至7倍。
圣王不仅施惠于民,更教化百姓提高道德,道德高尚后,上天自然会赐福于人。
圣王们为子民留下千古的护佑、万世的德行。明成祖铸永乐大钟,是一口集各类古钟之大成的“佛钟之王”。它是世界上最重、最大的佛钟,钟身内外铸满佛教经咒,遍布大钟的每一寸表面,外面为《佛说阿弥陀经》等,里面为《妙法莲华经》等,钟唇为《金刚般若经》等,计有经咒十七种。
《长阿含经‧阇尼沙经》阐述,梵音有五大特点,“一者其音正直。二者其音和雅。三者其音清澈。四者其音深满。五者周遍远闻。具此五者,乃名梵音。”成祖明确表达,传播梵音的目的是“普为众生转法轮”,“普利于一切”,包括“所有十方诸众生”。永乐大钟的钟声,以其音声、音义,均恰合梵音。击钟一下,“字字皆声”,周遍远闻。钟体所铸二十三万多字的经文、佛号及梵语也随着钟声被送入人耳,直抵人心,佛法沁入人间物质大场,其醒世弘法、善化万民的功力功德无量。
选自《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
音频制作:希望之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