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二)魔鬼在各个国家、各个领域都安插了自己的代理人

通天文摘 – 当今人世, 君知多少?
 

 

 

 

魔鬼在各个国家、各个领域都安插了自己的代理人,带领无知而轻信它的世人在毁灭的路上大踏步行进。

共产主义教人反神、排神,它一方面从宗教外部攻击宗教,一方面操纵败坏了的宗教痞子到宗教内部变异宗教。宗教被政治化、商业化、娱乐化,为数众多的神职人员道德败坏,胡乱解释宗教经典,用歪理邪说造成信众的思想混乱,甚至奸淫信众,包括年幼的信徒。这些乱象造成了真诚的宗教信徒的困惑和绝望。仅仅一个多世纪以前,虔诚地信神是好人的代名词。时至今日,信神、信仰宗教竟然成为愚昧、迷信的标签,甚至是几个私人朋友在一起,也不敢提起自己的宗教信仰,怕被人嘲笑。

共产主义以消灭家庭为重要目标,它以男女平等的名义破坏家庭结构、宣扬共产共妻。20世纪以来,它又掀起当代女权运动,鼓吹性解放,混淆性别角色,攻击所谓“父权制”,削弱父亲在家庭中的地位和作用,改变婚姻定义,鼓吹同性恋合法化,鼓吹离婚权、堕胎权,用福利政策鼓励单亲家庭。这一切造成了家庭的解体和与之伴生的贫困及犯罪。这是过去几十年中最令人触目惊心的社会变化之一。

政治上,除了共产党国家继续实行专制以外,自由社会的政党政治也出现全面危机。共产主义利用民主国家制度和法律上的漏洞,努力操控一个或者几个主要政党。为了在党争中胜出,政治家们竞相使用不道德的手段,向选民许诺无法兑现的好处。共产党和受共产主义操控的政党渗透政治的结果是,各个国家的政治光谱普遍向左偏移,纷纷采纳强征税、高福利、大政府、干预主义的政策,并用法律把这些做法固定下来。政府行为对社会有很强的塑造作用。伴随着政府左倾,整个社会都被左派意识形态渗透,再用教育给青少年洗脑,下一代人就只能选出更加左倾的领导人。

本该传承人类智慧和文明精华的教育殿堂也遭到了骇人听闻的颠覆。从上世纪初叶,共产邪灵就安排了人类教育的系统破坏。在文化传统深厚的中国,为了切断中国人和传统文化的联系,早在共产党成立之前,共产主义就操纵了“新文化运动”,对传统思想道德、语言文学进行恶毒的攻击。“白话文运动”、“简化汉字运动”切断了中国人和传统文化的联系。中共建政之后,迅速完成了教育的国有化,把共产党文化作为教科书的基本内容,把几代中国人培养成了好勇斗狠的狼崽子。

在西方,邪灵打着科学、进步、民主的旗号,发起“进步主义教育运动”,通过控制哲学、心理学、教育学研究,一步步控制教育学院,对教师和教育管理者进行洗脑。在中小学教育方面,把正统理念、传统道德逐渐逐出教材和课堂,同时降低教学难度,使很多学生得不到足够的读写算术能力以及常识和判断力。学生被以各种方法灌输了大量的无神论、进化论、唯物论和斗争哲学。上世纪60年代反文化运动以来,“政治正确”成为新的思想警察,强制教师灌输各种变异思想。年轻人从学校毕业,没有道德,不懂文化,缺乏常识和责任感,只能随波逐流,加速社会的整体下滑。

社会上毒品泛滥,犯罪猖獗,媒体上充斥着性和暴力,艺术以丑为美,各种邪教和巫术横行,青少年沉迷于追星、电脑游戏、社交媒体,精神萎靡不振。恐怖主义以针对无辜民众的无理性暴力,突破了一切传统政治规则的底线,更让人惶惶不安,有朝不保夕之虑。

音频制作:希望之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