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四) 一系列形形色色思想流派的总根源

通天文摘 – 当今人世, 君知多少?
 

 

 

为了在末劫时毁灭人类,共产主义魔鬼做了一系列细致的安排。要想看清魔鬼毁灭人类的大趋势、大图像、大脉络,就必须跳出人世间纷繁复杂的表象,从超越人类社会的高度,审视几百年来的人类历史。同时,“魔鬼往往存在于细节当中”。在具有宏观视野的同时,我们也不能忽略,魔鬼在很多具体事件、群体、部门、过程中,以其惯有的狡猾,安排了很多诱人落入陷阱的阴谋诡计。
……

魔鬼要毁灭人,首先要做到的就是颠倒人的善恶、好坏、是非观念。它要把坏的说成好的,恶的说成善的。它要把歪理邪说伪装成“科学公理”,把强盗逻辑诡辩为“社会公正”,把思想箝制宣称为“政治正确”,把容忍罪恶美化为“价值中立”。

……

人是神造的,如果人能保持对神的正信,神会一直保护着人。故而欲毁灭人,必先离间神人关系。于是魔鬼派遣其人间代理人散布无神论,一步一步变乱人的思想。19世纪初叶,德国哲学家费尔巴哈声称“上帝不过是人的内在本性的投射”。共产主义的《国际歌》宣称“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人的伦理道德、文化形式、社会结构、理性思维等等皆来源于神。在不断迁流变化的历史长河中,对神的信仰就像是一根坚固的缆绳,没有它,人类社会这艘小船就会随波飘荡,不知驶向何方。诡称无神之后,狂妄的人被诱导著扮演神,试图左右他人和社会的命运。正如英国思想家埃德蒙‧柏克所言:“凡人假扮上帝,就会如魔鬼般行事。”狂热的共产主义者往往是这些试图假扮上帝之人。诡称无神,是魔鬼一切骗术的第一步,也是其一切罪恶的基础。

……

马克思主义哲学以“物质第一性、精神第二性”为根本原理,殊不知精神物质是一性的。无神论出现时适逢工业革命带来的生产力大发展,加重了人对物质和技术的崇拜和依赖。本着实证科学的理念,人们开始否定神言、神迹,系统地排斥对神的信仰。魔鬼散布唯物论不是要进行哲学探讨,而是以唯物论为武器,颠覆人的精神信仰。唯物论是无神论的必然推论,也是此后一系列形形色色思想流派的总根源。

……

达尔文的进化论原是没有根据的假说,其立论之鲁莽灭裂、推理之粗糙荒谬有目共睹。魔鬼要切断人与神的联系,把神造的人贬损成动物,并进一步使人丧失自尊,推广进化论邪说。到20世纪以后,进化论一步步占领学术和教育领域,把神创论排斥出学校教育,形成垄断局面;另一方面,把达尔文主义推演成“社会达尔文主义”,宣扬“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邪说,加剧了国家之间的恶性竞争,把国际社会变成丛林世界。

……

宣扬实证科学、唯科学主义、科学至上学说,用“科学理性”取代人的理性,让人“眼见为实”,凡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才相信,看不见摸不着的就不相信,以此加强无神论。现有科学体系不能解释的现象一概归为迷信或干脆视而不见,用科学的大棒打击信仰和道德,把科学变成一种排他性的宗教,垄断教育和学术。

……

德国古典哲学家黑格尔的辩证法学说,究其实质,无非是逻辑思维的一般规律,在中国先秦思想里早有精要的阐明。马克思主义片面吸收了黑格尔的辩证法学说,并无限夸大矛盾双方的对立和斗争。共产主义的目的不是统一矛盾或解决矛盾,而是“使世界的矛盾,尽量扩大,使人类的斗争,永无止境”(蒋介石语)。在实践中,共产邪灵在人群当中煽动仇恨,制造和扩大矛盾,最后在混乱中趁机发动革命或者政变掌权。这种模式已经重复了无数次。

……

在无神论、唯物论基础上创造、传播大量哲学流派、思潮,比如马克思主义、马基雅维利主义、社会主义、虚无主义、无政府主义、功利主义、唯美主义、弗洛伊德主义、现代主义、存在主义、后现代主义、解构主义等,一方面制造意识形态的对立,另一方面让哲学家和学者陷入大量繁琐无聊、貌似高深的理论问题之中,对真正重大的问题无暇顾及。学者群体集中了人类社会的才智之士,但过去一百多年中,他们中的很多人成为魔鬼推广其意识形态的工具,或只能用扭曲变异的思维解读这个世界。

……

就像乔治‧奥威尔《一九八四》里大洋国的“新话”一样,魔鬼也操纵其人间的代理人制造出大量的新语词,或者对原有的语词进行重新定义。在魔鬼的词典里,自由变成了不受任何道德、法律和传统约束的极端自由;“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机会均等”等变成了片面的结果平等,也就是绝对平均主义;“仁者爱人”或者“爱邻如己”之博爱变成了没有原则的所谓“宽容”;理性变成了狭隘的实证科学的工具理性;“正义”变成了追求结果平等的“社会公正”。语言是思想的工具,魔鬼抢占了定义语词的制高点,就等于掌握了人思想的范围和走向,人们被限制、诱导,只能得出魔鬼允许他们得出的结论。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音频制作:希望之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