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有用的傻瓜”

通天文摘 – 当今人世, 君知多少?
 

 

 

为了毁灭人类,魔鬼对不同的人采用了不同的态度,或杀戮,或收买,或控制,或愚弄,或把其变成杀人工具、发动革命和叛乱的暴民。
……

人的慧根不同,有人离神近、悟性好,不会轻易上魔鬼的当。尤其是像中国这样有悠久历史的国家,魔鬼的骗术不易奏效。因此中共发动一系列政治运动,杀戮了数以千万计的传统文化精英,迅速造成文化的断层。不管是在中国还是在西方,对于能够认清魔鬼阴谋的智者和勇士,魔鬼不惜以各种方式消灭其肉体,包括政治运动、宗教迫害、罗织罪名肆意构陷,直至暗杀。
……

拉拢各国、各行各业的精英,使其为自己服务。为了让精英为自己服务,魔鬼有针对性地施以利益,并以听命于自己的程度来决定给予其大小不等的权力。对求权求名的各类精英,予之以名、权;对贪婪之士,诱之以利;对狂妄之徒,进一步助其自我膨胀;对无知者,充分利用其无知;对忠诚者,转移其忠诚的对象;对痴迷者,加重其痴迷程度;对才智之士,用科学、唯物的幌子和话语权去引诱;对有远大抱负和良好愿望者,充分利用其善良和抱负。让他们觉得自己是总统、总理、学者、智囊、决策者、当权者、精英、领导人、财阀银行巨头、教授、专家、诺贝尔奖得主……让他们有组织、有等级、有出人头地的身份、有万众瞩目的权势、有取之不尽的财富。因势利导,不拘一格,对症下药,百试不爽。在魔鬼眼里,那些上当受骗者统统是“无知的代理人”、“有用的傻瓜”。
……

控制大众的信息通道,用错误的历史观(如马克思的阶级史观)篡改历史,愚化教育,控制媒体。灵活运用表面的安抚和肤浅的娱乐;让大众只关心切身利益、低俗娱乐、情色迷乱、体育比赛、花边新闻。同时吹捧大众,迎合选民,使其丧失警觉和判断力。在共产极权国家里,绝不许民众参与政治;在民主国家里,把关心公共事务的民众的注意力吸引到琐碎细小、无足轻重的政策问题上(比如变性人的权利),这是中国兵法中有名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法。制造社会热点,炒作轰动事件,甚至不惜发动恐怖攻击和局部战争来掩盖魔鬼的真实企图。用现代意识俘获大众,用社会的大多数淹没那些尚具有传统观念的人。利用哲学家讨论各民族文化的阴暗面,以偏概全,培养民众对传统的反感。挑动年轻一代反权威,滥用“批判性思维”、“创造性思维”,从根源上障碍甚至杜绝他们吸收传统文化中的知识和智慧。
……

在共产国家里,把传统文化精英杀戮殆尽之后,魔鬼力图把杀不掉的人变成杀人不眨眼的“狼崽子”,寻找合适的时机让他们把革命和暴乱输出到其它国家和地区。中共在中国大陆攫取政权后,用了一代人的时间,“成功”培育出一代“狼崽子”,他们在文革初期打砸抢烧,无恶不作,十几岁的花季少女打死老师亦毫无悔意。现在活跃在中国各社交媒体上的“五毛党”,动不动喊打喊杀,什么“宁愿大陆不长草,也要收回钓鱼岛”,“宁愿中国遍地坟,也要杀光日本人”,他们也是中共培养的预备杀手。在西方,共产党直接吸取法国革命和巴黎公社的“经验”,每次革命和暴乱都以一群毫无顾忌也毫无廉耻、怜悯之心的暴徒为先锋。
……

加速代际更替,越来越快地淘汰老一辈人。让老年人远离决定社会走向的权力中心,用这种方式加速人类远离传统。不断下调选举权的年龄下限,在政治上和各行各业中增加年轻人的权重,把有传统观念的人、清醒的人边缘化,直至淘汰出局。在文学艺术和流行文化中,吹捧年轻人的趣味和价值观,鼓动人追逐时尚、符合潮流,否则就要被淘汰。加速科学技术的更新换代,加快生活节奏,使老年人无法适应;加速移民、城市改造等,改变原有城乡面貌,让老年人产生疏离感;给中青年一代制造更大的生活压力,使其没有精力陪伴照顾父母,增加老年人的孤独无助感。
……

传统的人类社会,人们守望相助,发生矛盾时,有宗教、道德、法律、民俗等作为协调人际关系的工具,社会结构具有极大的稳定性。魔鬼无法在短期内使这样的有机社会分化瓦解、走向崩溃,因此必须把社会分成很小的单元,最好是每个人各自为战,彼此不相往来,这样就方便了魔鬼见缝插针、各个击破。魔鬼千方百计地用不同标准把社会分成互相对立的团体,再煽动各团体之间的仇恨和斗争,比如阶级、性别、种族、民族、教派等都可作为划分依据;煽动有产者和无产者、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进步分子和“落后分子”、自由派和保守派等互相对立。另一方面,政府权力不断扩大;原子化的、孤立的个人根本无法和掌握了一切资源的极权政府相抗衡。显而易见,社会的碎片化和极权政府的权力集中化是同一个过程的两面。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音频制作:希望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