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二)全球化推进共产主义政治理念

 

 

共產邪靈通過其代理人不斷提出全球問題,聲稱要通過國際化合作和權力架構建立世界政府才能解決這個問題,由此各種國際條約不斷出現,各國越來越多地受到國際條約的限制和管制,國家主權走向弱化。這種言論出現在不同的團體、不同的場合中。雖然他們不一定是共產黨人,但他們的主張卻與共產邪靈的意圖非常一致,就是要消滅國家,建立全球政府。

1960年,一位大西洋聯盟委員會的成員發表了《目標是世界政府》(The Goal Is Government of All the World)的演說,並印成小冊子,鼓吹世界政府。[23]另一位媒體人在1970年的地球日那天說:「完全主權國家無力應對環境毒害……因此,地球的管理──不管是預防戰爭還是制止對生活條件的終極傷害的需要──都需要一個世界政府。」[24]1973年的《人本主義宣言》(Humanist Manifesto II)也說:「我們已經走到人類歷史的一個轉折點,最好的選擇就是超越國家主權,建立一個世界社會,……為此,我們期待在跨國聯邦政府基礎上建立一個世界法律體系和世界秩序。」[25]

事實上,聯合國環保署的建立,正是因為1972年一個倡導世界邦聯的團體認為環境問題是世界問題,因此呼籲制定全球解決方案並建立全球性的環保機構。其第一任主管是具強烈社會主義傾向的加拿大人莫里斯‧斯特朗(Maurice Strong)。

1992年於里約熱內盧舉行的聯合國地球高峰會(又稱「聯合國環境與發展會議」)上,178個政府投票通過了《21世紀議程》,這個800頁的藍圖涉及環境、女權、醫療等方方面面的內容。一位有影響力的環境研究機構的研究員、後來聯合國環境項目的官員對此表示:「今天的世界,國界已經例行性地受到污染、國際貿易、資金往來與難民等問題的侵蝕,國家主權──一個國家在其領土內的控制權,已經在很大程度上失去意義……國家實際上在把主權的一部分讓渡給國際社會,並開始構建一個新的國際環境管理系統作為解決問題的方式,否則那些問題將無法解決。」[26]

那些世界政府的呼籲表面看起來都冠冕堂皇,但推進共產主義一統天下才是其真實目的。如環保問題,本書「環保主義篇」已詳細論述了共產邪靈如何利用它來推進其圖謀。

儘管如此,在加利1992~1996年任祕書長時,聯合國開始朝全球政府激進演變。加利呼籲建立永久的聯合國部隊,並要求有徵稅的權力。[27]因為美國的強烈反對,加利未能連任。否則聯合國的現狀難以預料。雖然共產黨政權總是拒絕他國干涉本國內政,但卻積極加入各種國際組織,支持擴張聯合國的職能,不斷推廣全球治理的理念。

2005年,當時的聯合國祕書長安南稱,「在一個人類互相依賴的時代,地球公民權(global citizenship)是進步的關鍵支柱。」[28]曾供職於美國空軍、白宮和多個政府部門的戰略思想家羅伯特‧錢德勒(Robert Chandler)先生認為,安南所謂的「進步」將摧毀國家主權,為無國界的地球公民社會開路。而聯合國的「和平教育」項目事實上由極左派組織和指導,將會摧毀民族國家主權,造成一個無國界的社會主義的極權世界,進行全球治理。[29]

事實上,出版於1958年揭露共產主義的名作《赤裸裸的共產黨人》一書列舉了共產黨人的45個目標,其中一條是:「把聯合國推崇為人類唯一的希望;如果其憲章重寫,就要求去設立為一個具有獨立軍事力量的世界政府。」[30]很多人意識到,建立全球政府並不是一朝之功,所以共產黨人和全球主義者利用各種議題先在各個領域建立超國家的機構,然後推動這些機構的聯合,並不斷鼓吹對聯合國的推崇與依賴,最終建立世界政府。

鼓吹世界政府,刻意誇大聯合國的作用,把聯合國描繪成解決當今世界一切問題的靈丹妙藥,把聯合國當成當今世界的救世主,實際上,這是人企圖自己扮演上帝的角色,通過權力操控來安排人類未來的命運,這正是共產主義式的烏托邦,是一種人自己樹起來的宗教,其結果是毀滅性的。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把聯合國描繪成解決當今世界一切問題的靈丹妙藥,把聯合國當成當今世界的救世主,實際上,這是人企圖自己扮演上帝的角色,通過權力操控來安排人類未來的命運,這正是共產主義式的烏托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