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O)取代美国,称霸世界(2)

中共野心是取代美国,称霸世界

1)中共称霸世界的野心一以贯之

中共不满足于做一个地区大国,而是要争霸世界,这一点是由中共的本性决定的,是与生俱来的。中共的本质是反天、反地、反传统的,要用暴力打碎“旧世界”,消灭国家、消灭民族、消灭阶级,“解放全人类”,这注定它一定会不断扩张,要以共产主义形态一统天下。因此,共产主义从一出现,就必然是一种“全球主义”的学说和实践。由于传统文化的力量曾经相当强大,在某些具体时间、地点,共产邪灵不得不采取渐进的、迂回的方式,宣称“社会主义首先在一国建成”,“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与西方民主国家的政党轮替不同,中共一党独大,其战略目标常常以几十年、上百年为时间段,分步骤实现。1949年中共建政之后,很快就喊出“超英赶美”的口号,搞“大跃进”,后来迫于国内和国际形势,曾经长期采取低姿态蛰伏。“六四”屠杀之后,中共遭到国际社会的围堵。当时中共评估形势后认为尚无法和美国抗衡,因此提出“韬光养晦”、“绝不当头”的方针。这并非是中共改变了其目标,而只是在争霸的不同阶段采取的不同策略、不同姿态而已。

从另外一个层面上观察,共产邪灵“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在全球范围内率先扶植的是苏联,其真正目的是要把中共锻炼“成熟”,作为最后时刻毁灭人类的利器。

2)欲称霸世界,必打败美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也是维护世界秩序的国际警察。任何一个国家要想称霸世界,必须打败美国。因此,在大的战略方向上,中共必然以美国为主要敌人。几十年间美国一直是中共的假想敌,中共从没放弃对美国的全方位“进攻”做准备。

美国著名中国问题专家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2049百年马拉松:中国称霸全球的秘密战略》中分析,中共有一个长期的战略计划,那就是在中共建政100年时,颠覆美国主导的世界经济、政治秩序,称霸世界。在中共国防大学制作的电视片《较量无声》中,明确表达了与美国较量的野心:中共在实现其主导世界的“伟业”的过程,“必然始终伴随与美国霸权体系的磨合与斗争,这是一场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世纪较量。”[2]

中共的全球战略布局围绕着对美战略展开。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中国问题专家林蔚(Arthur Waldron)2004年在国会参议院的一次听证会上陈述:中共军队是当今世界上唯一一支专门对抗美利坚合众国的军队。[3]事实上,不仅在军事方面,中共的大部分外交活动、国际战略都是直接或者间接针对美国的。

3)全方位渗透和围堵美国

为了实现称霸世界的企图,中共进行了全方位的布局。其在意识形态上和美国以及自由民主国家进行竞争;在经济上企图以强制技术转让和盗取知识产权实现“弯道超车”,用经济发展证明“制度自信”;在军事上和美国进行静悄悄的无声对抗,以“不对称作战”、“超限战”为战术基础,积极发展军备,在南中国海等地小试锋芒;扶植朝鲜、伊朗等流氓国家,牵制美国和北约。

在外交上,中共推动“大周边战略”、“一带一路”计划,对周边国家、欧洲、非洲、澳洲、拉丁美洲各国同时下手,迅速扩大国际影响力和控制力,企图在国际上扶植一批附属国,建立势力范围,孤立美国。中共以多种方式,在国际上合纵连横,比如建立上海合作组织(1996)、设立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2015)、发起与中东欧国家的16+1合作(2012)、热衷于金砖五国合作、大力推动人民币国际化、争取工业标准(如5G网络)的制定权,不断扩大影响力,争取话语权。

与此同时,中共利用美国和西方国家的民主制度与媒体言论自由,发动统一战线、大外宣、谍报战等手段,企图最大限度地从内部操纵与和平演变美国:建立私人关系收买美国政府官员、国会议员、外交官和退役军官;用经济利益驱使美国资本家当中共说客,来影响美国对中国的政策,强制高科技公司配合中共的网络封锁和信息审查;威逼利诱大多数华人社团自动成为第五纵队;渗透美国智库和学术科研部门,按中共的要求自律,为中共说话;收购和投资美国的媒体和电影业,同时制定“大外宣本土化”战略,喉舌媒体大举进军美国本土,力图掌握舆论,控制美国对中共的话语权……中共一方面在世界各国建立包围美国的战略圈,另一方面在美国本土步步为营,全线出击,广泛培植代理人,分裂美国社会,兴风作浪日甚一日,成为美国的心腹之患。

4)长期煽动仇美情绪,为战争作舆论和心理准备

作为共产邪灵在人间最重要的代理人,中共从仇恨当中吸取维持其自身存在的能量。中共所宣传的“爱国”,是建立在恨的基础上的──“爱国”就是恨日本、恨台湾、恨藏人、恨新疆少数民族、恨独立教会、恨异议人士等等,尤其重要的是恨美国。在中国网民之间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小事找日本,大事找美国”,意为中共政权遇到小的麻烦就煽动民间的反日情绪,遇到大的麻烦就煽动反美情绪,以转移民众视线。通过煽动排外渡过统治危机,这样的事情在中国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中共建政前曾多次称赞美国对中国的友善和美国的民主制度,但建政之后,立刻利用中国近代的积弱和中国人急于自强的心理,挑起仇美、仇外情绪,把自己吹捧成民族的救星。事实上,中共根本不在意中国民众的死活,也不在意中国的领土,更不在乎中华民族长远的健康发展。中共迫害中国民众、出卖国土、破坏道德与传统文化、毁掉中国未来前途的罪恶罄竹难书。中共对外煽动仇恨,其真正动机有四:一、为自己贴金,标榜功劳,为其残暴统治制造合法性;二、在遭遇困境时转移民众注意力,通过挑起仇恨和民族主义情绪来渡过难关;三、为中共扩张的野心做准备,把其邪恶图谋隐藏在所谓的民族自强、强国雪耻的幌子之下;四、用仇恨为未来战争做舆论动员与心理准备,为毫无道德底线的非理性手段争取最大限度的支持。

被中共灌输了满脑子仇美思想的青年一代,成为中共取代美国、称霸全球的驯服工具。一旦时机成熟,中共必将利用他们,以各种手段渗透打击以美国为首的西方自由国家,必要时不惜发动惨烈的战争,包括超限战乃至核战。“911”恐怖袭击发生后,中国网民一片欢呼,说明中共的这一贯穿其执政始终的宣传战略已经开花结果。在中国的各大时政论坛和军事论坛上,“中美必有一战”的叫嚣不绝于耳,也是中共仇美宣传成功的标志。这是中共处心积虑进行的长时段、渐进式的对美战争动员。

中共的仇美宣传不仅限于国内。在国际上,中共与那些反美国家沆瀣一气,统合全球反美势力,煽动国际仇美情绪,成为国际上仇美阵营的“精神领袖”和“带头大哥”。它或明或暗地支持流氓国家、恐怖主义组织与美国作对,给它们提供经济援助、武器装备、理论基础、战术培训和舆论支持。中共是当今世界不折不扣的邪恶轴心。

5)放弃韬光养晦,对美国高调“亮剑”

2008年美国爆发金融危机。在这一年的北京,史上最贵的奥运会把一个包装成“盛世”的中国推向了国际舞台。在全球化过程中产业逐渐空心化的美国,经济上面临困难,于是请求中国伸出援手,“美国靠借中国人的钱过日子”成为了中共大肆炒作的话题。“美国在走下坡路,中国将要取而代之”,这种舆论主宰著中共的媒体版面,甚至也成为了西方媒体和学界的流行看法。

2008年后,美国在经济、军事和政治等各方面都呈现出颓势:经济上,重点在推全民医保,扩大福利,以气候话题为执政基石,加强环保监管,扼杀传统制造业,而新能源产业又被“中国制造”打得一败涂地,产业持续空心化,缺乏有效措施遏制中国在贸易和知识产权上对美国的巨大伤害,消极接受“中国崛起”和美国衰退是无可奈何的现实;军事上,开始削减军费,主张弱势外交;政治上,美国社会主义思潮日益兴起,社会分裂加大,民主政治变成政党利益的游戏,动辄瘫痪政府职能。相对于中共的“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专制模式,美国的民主制度反而成为让中共看笑话的反面例子。

2010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银行2014年公布的数据显示,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当年国内生产总值或将超过美国。[4]在看到中美实力对比发生了巨大变化、以为美国衰败之势已不可逆转之后,中共终于抛弃了三十多年的“韬光养晦”,要针对美国主导的国际秩序高调“亮剑”了。中共官方、媒体和专家渐渐口无遮拦,大肆鼓噪“中国梦”,更加露骨地表露其野心。2012年,中共十八大提出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又于2017年举办“全球政党大会”,制造“万邦来朝”的假象,急于向世界输出“中国(共)模式”,这种野心趋于顶峰。

目前中共提出的“中国模式”、为世界提供“中国方案”、“中国智慧”等等,打的是中国的旗号,但背后的真实意图是中共要成为世界领袖,建立以中共政权为轴心的世界新秩序,并为此在方方面面做了长期精心的准备。这个世界新秩序如果实现,将会出现一个不折不扣的“邪恶轴心”、“邪恶帝国”。世界各国领袖和人民都面临着一个比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更为严峻的抉择。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中共两栖战舰演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