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二)“大周边外交”战略圈──把美国挤出亚太(1)

“大周边外交”战略圈──把美国挤出亚太

什么是中共的大周边战略?按照中共智库的定义:“中国有14个陆上邻国、6个海上相望国家;再延伸出去,东面是亚太,西面是整个欧亚大陆。也就是说,中国周边的辐射面占了世界政治、经济、安全的三分之二以上。因此周边外交的布局不只是一个地区战略,更不仅仅是一个周边战略,而是一个真正的大战略。”[8]

澳洲是西方薄弱环节

2017年6月,费尔法克斯媒体和澳大利亚广播公司发布了为期五个月的联合调查,以纪录片《权力与影响:中国共产党如何渗透澳大利亚》披露中共在澳洲渗透、控制活动之猖獗,引起全世界关注。[9]六个月后,澳洲工党议员邓森(Sam Dastyari)宣布辞去参议员一职,因其被曝出收受中共红色商人金钱,继而就南海问题发表有利于中共但与其政党乃至政府立场相左的言论。[10]2016年9月澳洲媒体SBS曾刊登文章,披露一个中国富商在澳洲提供政治捐献,直接影响澳洲对华商贸政策。[11]不仅如此,中共媒体机构近年来还与澳大利亚媒体签了协定,同意澳洲媒体分销中共媒体的内容。[12]

实际上,早在2015年,澳洲就把达尔文港租给一家与中共军队有联系的中国公司,租期99年。达尔文港是澳大利亚防卫来自北方的攻击的最重要的军事要塞。当时美国前副国务卿阿米蒂奇(Richard Armitage)表示,这令人感到“震惊”,这个举动令美国感到措手不及。[13]

2017年,澳洲学者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撰写的《沉默的入侵: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完稿,但是一连有三家澳洲出版商拒绝出版,因为他们怕得罪中共。最后第三家出版商重新考虑出版,此书才得以面世。此事更令澳洲人担心中共对澳洲的影响和操控。[14]

更多的人想知道,中共为何如此看重澳洲?中共在澳洲的操控和渗透在其战略远景中起何种作用?

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于2017年12月初发表的报告《锐实力:正在上升的威权主义的影响力》(Sharp Power: 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指出,中国(共)以利诱和渗透影响和改变澳洲政界与学术界,一个主要目的是削弱美—澳联盟。[15]

“在整个澳大利亚二战后的历史中,美国一直是我们地区的主导力量。今天,中国(共)正在挑战美国的地位。”2017年发布的澳大利亚外交政策白皮书如是说。[16]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国防分析师马尔科姆‧戴维斯指出,北京试图在澳洲地区获得战略优势,其目标是“最终结束(美澳)联盟”。[17]

澳大利亚是中共最早拓展海外软实力的试验地。[18]作为大周边战略的重要一步棋,中共对澳洲的渗透可以追溯到2005年。当时外交部副部长周文重抵达堪培拉,向中共大使馆的高级官员传达中央的新战略。他说,将澳大利亚纳入其大周边地区的第一个目标是确保澳大利亚成为中共未来二十年经济持续增长的可靠和稳定的资源供应基地。长期目标是撬开美澳联盟。与会者的任务是弄清楚中共如何能够最有效地实现所谓“在经济、政治、文化各方面对澳大利亚的综合影响力”。[19]

中共利用经济手段迫使澳大利亚在包括军事和人权的一系列问题上做出让步。用经济利益培养密切的人际关系,同时加上惩罚的威胁,是中共迫使人就范的标准运作方式。北京希望将澳大利亚变成“第二个法国”,一个敢于对美国说“不”的西方国家。[20]

汉密尔顿在多年详细调查之后发现,“澳大利亚的机构──从我们的学校,大学和专业协会到我们的媒体;从采矿、农业和旅游等行业到港口和电网等战略资产;从我们的地方议会和州政府,到我们在堪培拉的政党──正在被中共监管的一个复杂的控制体系所渗透和改造。”[21]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澳大利亚实际上自愿把自己作为中共的资源供应基地,认为中共把澳大利亚的经济从危机中拯救出来。汉密尔顿指出,中共的渗透和影响之所以在澳洲有效,是因为澳洲人“一直允许它在我们的鼻子底下发生,因为我们被只有中国能够保证我们的经济繁荣的信念所迷住,以及我们不敢站起来抵抗北京的欺凌”。[22]

大多数善良的西方人最初即使意识到中共在西方社会的渗透和影响,特别是对海外华人社区的渗透和控制,也只是天真地认为,中共各种策略的主要目标是“消极的(negative)”──为了消除持不同政见者和批评者的声音。但汉密尔顿指出,这个“消极”目标背后,同时有一个“积极的”野心──利用侨民改变澳大利亚社会的形式,使西方人都同情中共,让北京轻松控制。然后,澳大利亚将协助中共成为亚洲乃至世界的霸权。[23]

类似地,中共的渗透和控制同样延伸至大洋洲的另一个国家新西兰,这里仅举数例说明。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University of Canterbury )中国问题专家安-玛丽‧布莱迪(Anne-Marie Brady)教授2017年9月发布报告《魔法武器》(Magic Weapons),以新西兰为例详述中共如何在海外影响渗透,发挥政治影响力。其中披露的内容包括数名新西兰国会现任华裔议员与中共联系密切,以及来自中国的红色富商、华商协会等统战组织的巨额政治献金等。[24]布莱迪教授发布有关中国在新西兰影响渗透的报告后不久,她的大学办公室遭入室盗窃。失窃前,她还收到一封匿名警告信,信中详细列出了对那些没有按照北京官方路线走的人所进行的报复措施,并警告她说:“你就是下一个。”[25]

中国还积极拉拢新西兰本土政客:比如以极高的礼遇接待访华的新西兰各政党要员,高薪聘请很多新西兰前政客在中资机构里担任要职,或通过其它方式对他们进行利益输送,以让他们听命于中共。[26]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澳大利亚出租达尔文要港给中共99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