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四)“大周边外交”战略圈──把美国挤出亚太(3)

中亚五国:用债务陷阱掌控和掠夺资源

随着苏联的解体,中共开始努力建立并加强与哈萨克、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以及乌兹别克斯坦等中亚国家的关系。中国在中亚地区的战略目标涵盖几个层面:首先,该地区是中共在陆地向西扩展的必经之地,并且中共在为货物进出中国的运输铺设基础设施的同时,可以进一步扩展在中亚地区的商业利益;其次是在该地区攫取自然资源,其中包括煤、石油、天然气和贵金属;第三,中亚国家在地缘和文化上靠近新疆,对该地区的控制,可以强化对新疆少数民族的控制。

虽然中共未明说要主宰中亚,但事实上,中共如今已经成为该地区最有影响力的角色。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智库“国际危机小组”(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2013年公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共在中亚的动荡不安中,快速成长为该地区占主导地位的经济角色。北京把中亚视为原材料和能源基地,以及其低廉消费品的市场。中共也向中亚注入数亿美元的援助及投资,名义上是要促进新疆自治区的稳定。[31]

如今,一个巨大的公路、铁路、空运、通信和油气管道网络已经将中国与中亚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中国道路与桥梁公司(CRBC)及其它承包商,已经担负了该地区高速公路、铁路和电力传输的建设,在世界最险恶的一些地形上铺路,并为运送中国商品到欧洲、中东和巴基斯坦及伊朗港口而建设新道路。从1992年中国与中亚五国建立外交关系到2012年的二十年间,中国与该地区的贸易总额已增加了100倍。[32]

中共在中亚地区倡导以国家为主导、信贷推动的基础设施项目重大投资计划。有学者推测它可能成为一种新的国际秩序的基础,中国将在这种秩序中发挥主导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说,中亚是中国外交政策新思想的试验场。[33]

目前,北京倾向于支持该地区腐败的独裁者,且其不透明的投资计划被认为只对一小部分精英有益。“国际危机小组”的报告指:“每个中亚政权都脆弱、腐败,并为社会经济问题所困扰。”[34]北京推动的大规模基础建设不但和钜额贷款挂钩,而且都涉及有利可图的许可与审批,在威权体制中不可避免地助长腐败。

以乌兹别克斯坦为例,该国1991年独立之后就一直由原乌兹别克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卡里莫夫掌权任总统,至其2016年去世前,威权统治长达四分之一世纪之久。2005年在东部城市安集延(Andijan)的镇压造成数百人死亡。中共则宣布自己是卡里莫夫的坚定支持者,“一如既往地支持乌兹别克斯坦及本地区各国为维护国家和地区安全与稳定所做的努力。”[35]

中亚国家自身脆弱的经济结构,加上向中共大笔举债进行基础建设,导致这些国家被债务陷阱套住。土库曼斯坦面临惨重的经济危机,通涨率达300%、失业率飙升至50%、商品短缺,同时腐败丛生。这个中亚威权政府70%的收入来自天然气出口,而北京目前为其天然气的唯一买家。[36]北京同时也是其90亿美元钜额外债(占2018年GDP的30%)的最大债权人。[37]土库曼斯坦可能不得不将天然气田交给中国以偿还债务。[38]不夸张地说,该国经济命脉已掌控在中共手中。

在塔吉克,因向中共贷款兴建发电厂致使其欠下3亿美元债务而无力偿还,该国已将一座金矿开采权交给中共抵债。[39]

吉尔吉斯斯坦经济也岌岌可危。大规模基础建设造成吉尔吉斯欠北京大笔债务。吉尔吉斯很可能会将其部分自然资源转让给后者抵债。该国还和华为与中兴合作建设数字通讯设施,加强政府监控,这同时也为中共留下方便的后门。[40]

北京利用苏联解体后留下的权力真空,进入哈萨克斯坦能源领域。哈萨克斯坦的整个经济基于生产原油,以美元出售,并用这些美元购买廉价的中国产品。除采掘业外,这个国家工业基础薄弱。大量中国廉价商品涌入,使得本来不堪一击的哈萨克斯坦的原有工业彻底下跪。[41]

中共在中亚地区扩张的另一个动机,是借此加强打击其境内新疆维吾尔族异议人士。中共牵头的上海合作组织的章程允许嫌犯在成员国之间引渡,成员国可以派出他们的人员到其它成员国进行调查。中共借此将打压维吾尔人的行动扩展到境外,跨国将境外流亡的异议维吾尔人抓捕回来。[42]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中共与中亚三国结成“反恐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