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五六)对欧洲分而治之,分化欧美同盟

对欧洲分而治之,分化欧美同盟

冷战中,欧洲是自由世界和共产阵营对峙的前沿阵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是美国的坚定盟友。冷战结束之后,欧洲在世界上的政治经济地位显著下降。为了分裂欧美同盟,中共在欧洲采取了因地制宜、渐进渗透和控制的策略,对欧洲国家企图“分而治之”。近年来,欧美在很多重大议题上的分歧渐趋明显,重要原因之一就是中共的分化和蚕食策略。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针对欧洲内部的弱国急需外资的弱点,中共乘虚而入,对这些国家注入大笔资金,换取它们在国际法和人权等议题上的妥协。中共用这种方式制造和扩大欧盟国家内部的裂痕,从中渔利。被中共瞄准的弱国包括希腊、西班牙、葡萄牙、匈牙利等。

希腊发生主权债务危机之后,中共趁机大举投资希腊,用金钱换取政治影响力,并通过希腊把影响力发挥到欧洲。数年之内,中共已获得希腊最大港口比雷埃夫斯港2、3号集装箱码头35年的特许经营权,并接管重要转运枢纽比雷埃夫斯港。2017年5月,中国和希腊签署“三年行动计划”,涵盖铁路、港口、机场网络建设、电力能源网络及发电厂投资等。[55]中共的投资已经得到政治上的回报。2016年后,作为欧盟成员国的希腊多次反对欧盟针对中共政策和人权的批评议案,造成这些声明流产。2017年8月,《纽约时报》一篇评论说:“希腊已开始投身于自己最热心的、地缘政治野心最大的追求者中国的怀抱。”[56]

2012年,中共发起与中欧、东欧16国的地区合作框架“16+1合作”。匈牙利是首批加入“16+1合作”机制的国家,也是第一个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协议的欧洲国家。2017年,中国和匈牙利的双边贸易额突破100亿美元。与希腊一样,匈牙利也多次反对欧盟对中共人权状况的批评。[57]捷克总统雇用中国富商做自己的顾问,高调地与达赖喇嘛保持距离。[58]

包括在该框架之内的16个国家,其中有11个是欧盟国家,5个为非欧盟国家。中共别有用心地提出这个地区协作的新模式,分化欧盟的意图明显。此外,在这16国当中,前社会主义国家占据相当比例,这些国家有共产党统治的历史,从思想上到组织上都保留了很多共产党的痕迹,容易跟中共一拍即合。

欧洲小国林立,单独一个国家很难与中共抗衡。中共利用这一点,各个击破,让这些国家不敢就中国的人权状况和外交政策发声。最典型的例子是挪威。2010年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将和平奖颁发给仍在狱中的异议人士。中共迅速对该国采取报复行动,为挪威向中国出口三文鱼设置重重障碍,在其它方面也多方刁难。六年后,两国关系“正常化”,但挪威开始在中国人权方面保持沉默。[59]

传统的西欧强国也感受到中共不断扩大的影响力。中共对德国的直接投资从2010年开始大幅增长。2016年和2017年,中国都是德国最大的交易伙伴。2016年,有56家德国企业被来自中国内地和香港的投资者并购,投资额高达110亿欧元。这种并购使中国企业得以迅速进入市场或获得西方先进技术、品牌和其它资产。[60]美国胡佛研究所2018年发表的报告称之为中共的“武器化”投资。[61]德国西部的工业城市杜伊斯堡成为中共“一带一路”的欧洲中转站。每周30列满载中国货物的列车来到该城市,再从这里分别运输到其它国家。该市市长说,杜伊斯堡是“德国的中国城”。[62]

对于法国,中共长期以来一直采用“采购外交”。如中共党魁江泽民1999年访法时送了法国一笔价值150亿法郎的大买卖,购买了近30架空中客车工业公司的飞机,由此得到法国政府对中共加入世贸组织的支持。法国成为中共天安门广场大屠杀之后第一个与中共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西方国家,当时的法国总统是西方第一位反对在日内瓦人权会议上批评中国、第一个力主解除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为中共唱颂歌的西方政府首脑。[63]此外,中共很早就在法国开始了“中国文化周活动”,规模浩大,实质是借文化之名兜售中共的意识形态。[64]

传统欧洲强国、美国的重要盟友英国是中共觊觎的重点之一。2016年9月15日,英国政府正式批准中国与法国财团合资的欣克利角C机组核电项目动工。欣克利角C核电站(Hinkley Point C Nuclear Power Station),是在英格兰的西南部萨默塞特郡筹建的核电站,装机容量3,200兆瓦。该项目遭到含工程师、物理学家、环保人士、中国问题专家、商业分析师等在内的专家的严厉批评,尤其是指其给英国国家安全带来巨大隐患。特雷莎‧梅的前幕僚长尼克‧提摩西(Nick Timothy)指出,安全专家“担心中国人可以利用他们的角色在电脑系统中建立弱点,这将使他们能够随意关闭英国的能源生产”。[65]英国《卫报》指“这个世界上最昂贵的电厂”是个“可怕的交易”。[66]

与在世界上其它国家一样,中共政府在欧洲扩大影响力的活动无孔不入、多种多样。如收购欧洲高科技公司,控股重要港口,收买退休政要替中共站台,渗透大学、智库、研究所,笼络汉学家替中共唱赞歌等等,不一而足。[67]中共政府的对外宣传工具《中国日报》(China Daily)每月在英国历史悠久的大报《每日电讯报》(The Daily Telegraph)上加入一次插页,登载给中共政权涂脂抹粉的文章。为此中共付给《每日电讯报》的费用高达每年75万英镑。[68]

中共在欧洲的活动引起了研究者的极大疑虑。欧洲著名智库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PPI)2018年发表研究报告,揭露中共在欧洲的渗透活动。该报告指出,中共拥有全方位的、灵活的政治影响力工具,主要涵盖三个方面:政治与经济精英、媒体与公共舆论、公民社会与学术界。中共严格限制外国思想、机构和资金的进入,而欧洲门户大开,中共却利用这一点实现自己的政治图谋。该报告指出,这种不对称政治关系的后果已经在欧洲显现。欧洲国家开始调整政策讨好中共。欧盟国家和某些邻国甚至不惜损害本国利益,采纳中共的说辞和立场。欧盟的统一受到中共“分而治之”的策略的威胁,尤其是在自由价值和人权保护方面。而欧盟内部的一些人士或者为了从中共那里取得经费,或者为了在全球范围内获得认同,也自愿配合中共,宣扬其价值观,维护中共的利益。[69]

除了政治、经济和文化上的渗透以外,中共还在欧洲进行各种间谍活动。2018年10月22日,法国《费加罗报》以“费加罗报揭露中国针对法国的间谍计划”为总标题,通过独家系列专题报导,揭示了中共在法国的各种间谍手法。中共为了渗透法国政经、战略领域,通过职场社交网站──特别是领英(LinkedIn)──招募法国人,为其提供情报,事态十分严重。报导说,这些真实案例只是中共在法国运作的间谍行动的冰山一角,中共的目的是大规模掠夺法国国家内部和经济财产的敏感资料。[70]同样的间谍活动在德国也出现了。[71]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16+1”合作机制分化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