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六一)“大外宣”

中国一家国营广播公司在伦敦设立的分支机构,开张之后招聘,有近6,000人申请了90个要求“从中国的角度报导新闻”的职位,中共遇到了一个让人羡慕的问题:应聘者太多了。[5]人们对中共喉舌招聘的趋之若鹜,反映出西方传媒业的衰落,更衬出中共大外宣对这个世界的威胁。

(1)全世界最大的宣传机器

毛泽东曾要求,新华社要“把地球管起来,让全世界都能听到我们的声音”。[6]过去中共做不到的,现在就要做到了。

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西方媒体面临财务困难破产危机,中共抓住时机部署了一项“大外宣”战略。《人民日报》、《中国日报》、新华社、中央电视台(CCTV)、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等中共喉舌纷纷“走出去”,把报社、电台、电视台直接开设在世界各地。《南方周末》新闻部前主任长平表示,从2009年开始,中共当局划拨450亿元人民币进行所谓的“形象公关大外宣国家战略”。而据中国媒体人披露,450亿还只是公开披露的一小部分。[7]英国媒体估计中共每年花费100亿美元在对外宣传上。[8]2018年3月,中共整合中央电视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国家广播电台,组建中央广播电视总台,由中宣部统一领导,对外称“中国之声”(Voice of China),成为全世界最大的宣传机器。

新华社曾在纽约时代广场租用了一块面积最大、位置最优的巨型广告牌,为中共宣传造势,轰动一时。2016年,中共特意把中央电视台在海外的名称从CCTV更改为CGTN(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中国全球电视网)。

中共的对外宣传手段“与时俱进”,其喉舌媒体的海外记者站实施“本土化”战略,主要招募当地记者和主持人。一张“习近平通过视频访问CCTV美国站”的照片显示,90%的记者都不是华人。[9]节目内容制作从国内全面转移到国外,在当地雇用记者,在外国人的地盘上,用外国人的面孔、用外国人的声音、用共产党的思维,混淆中共和中国,用洋人来“讲好中共(不是中国)的故事”、“传播好中共(不是中国)的声音”。这是中共大外宣中最有特色的一幕。中共还给年轻一代国际记者提供奖学金,包吃包住让他们到中国参与培训或者读学位,给他们灌输中共的新闻观。

伴随着在非洲的经济新殖民,中共的媒体也已经把黑手伸到了非洲的各个角落。来自中国的电视和媒体集团四达时代传媒有限公司(StarTimes Media Group)现已在非洲大陆的30个国家里开展业务,号称是“非洲发展最快、最具影响力的数字电视运营商”。乌干达的一位计程车司机说,“越来越多的非洲人通过观看当代中国电视剧了解中国社会。”[10]

中共的喉舌因为缺乏信誉、自说自话而造成对外宣传效果不佳。让外国媒体自愿成为中共喉舌的代言人,对批评中共的媒体和个人给予无情打击,让所有人都来为中共摇旗呐喊,是中共大外宣的另一记猛药。

(2)把全世界的媒体都变成“新华社”

2015年,10个国家的外长谴责中共在有争议的南中国海修筑人工岛。此时,在美国首都华盛顿西郊的一家电台却发出了不同的声音,不但不提中共的填海计划,相反却说成是某外来势力企图捏造事实加剧南海的紧张局势。[11]这家叫WCRW的电台,其内容很多都是站在中共立场说话的。奇怪的是,这家电台没有广告,唯一的客户是一家由北京“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控股60%的洛杉矶华人公司G&E Studio Inc。G&E在美国有至少15家类似的电台,除了华盛顿特区,还覆盖洛杉矶、盐湖城、亚特兰大、费城、休斯顿、檀香山和俄勒冈的波特兰等城市以及加拿大的温哥华。

中共喉舌“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借助当地华人注册的公司做代理,控股后,利用美国本地电台,为中共做宣传。这个操作最大的特色就是隐瞒了中共的身份,让人感觉是美国人自己在发表拥护中共的言论,以此来最大限度地误导听众。2015年CRI至少在14个国家有33家这样的电台;到了2018年,CRI在全球35个国家拥有58家电台。[12]因为是利用当地华人的公司来控股操盘的,虽然从感情上说人们对中共的这种隐蔽宣传不满,但是从法律上来讲,好像民主国家也无可奈何。中共的大外宣钻民主社会的空子做大做强,用民主的名义来为独裁抹粉,钻自由社会的法律空子给听众洗脑,用民主的名义来打倒民主──这正是中共野心的体现。

《中国日报》(China Daily)“借船出海”的夹页生意,是中共大外宣的又一重要手段。《中国日报》在《华盛顿邮报》上以登广告的方式,开辟中国新闻专栏,在版面上用尽心思给读者一个是华邮自己的内容的感觉。[13]除了《华邮》,中共在其它有影响的大媒体上,包括《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英国《每日电讯报》、法国《费加罗报》等30多家报纸,都如法炮制,花钱买夹页,附体在西方主流媒体上,传播中共的声音。夹页的“广告”字样放在很不起眼的地方,读者很容易误以为是这些报纸自己的评论内容。2018年9月23日,《中国日报》在美国爱荷华州当地报纸《得梅因纪事报》(Des Moines Register)中也插入了四页看起来很像普通新闻和评论版面的广告,公开攻击美国总统,试图影响美国中期选举。[14]

控制海外华文媒体是中共的拿手好戏。中共通过威逼利诱,“招安”了一大批华文媒体,包括一些过去台湾人创办的带有反共倾向的媒体。“世界华文传媒论坛”是中共主办的、用来向全世界华文媒体传达“党的指示”的外宣工具。2017年9月10日,第九届“世界华文传媒论坛”在福州开幕,来自五大洲60余个国家和地区的460多位海外华文媒体高层人员到会。一家位于美国加州的华文媒体被西方媒体称为中共的放大器。在中共十九大期间,这家媒体对中共党代会长篇累牍的报导,与中共官媒如出一辙。[15]2014年秋天,香港发生了民众争取普选的运动。此时被中共控制、拥有160多家媒体成员的“海外华文媒体协会”,紧急组织了涵盖亚、欧、非、美、澳各大州的142家亲共华文媒体发表了所谓的《保卫香港宣言》,为中共帮腔造势,中共海外渗透的广泛和有效让外界惊讶。[16]

中共还扶持一些华文媒体扮演“假外媒”,用“第三者身份”、外国记者的名义来帮中共宣传,营造出全世界很多媒体都在支持中共的假象。

压制反对声音是中共外宣运作同一个硬币的另一面。对敢于揭露中共恶行的媒体和记者,中共会以拒绝签证和其它方式威胁打压,迫使这些海外媒体自我审查,不敢越雷池一步。在全球范围内,能挺直脊梁不与中共为伍的媒体寥寥无几。

一个恶棍,要改变自己在别人心中的印象,有几个办法。一个是从内着手,弃恶从善,不做恶棍,别人自然就会刮目相看;第二个就是向外着手,钻到别人的脑子里去做洗脑手术,让外人再也看不见自己是恶棍;第三种办法是用系统巧妙的洗脑,把别人也变成恶棍,从而给自己提供了最大的保护。中共同时采用第二和第三个办法。用各种针对外国人的规模盛大的宣传活动去给世界人民洗脑,让他们不再觉得中共是恶棍,甚至把他们拉下水,让他们愿意与恶棍为伍。通过大量投资和狡猾运作,中共建立起了一套世界洗脑体制。

(3)文化和文艺洗脑

文化洗脑是中共毁灭传统文化的重要工具。中共近些年来标榜自己致力于恢复传统文化,但如本书前面章节所述,这一波的所谓“恢复传统文化”,阉割了传统文化的灵魂,用假的、变异了的中共党文化冒充传统文化。这不只是在欺骗世人,更是对传统文化的再度摧残。不仅如此,为了进一步影响世界,中共大外宣的一个重点就是输出中共版本的“中国传统文化”,用中国的风土人情与古老文化美化中共,对外进行洗脑宣传。其代表项目是“孔子学院”。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底,中共在146个国家建立了525个孔子学院(面对大专院校),开设了1113个孔子课堂(面对中小学)。[17]孔子学院的资金来自隶属于中共统战部的“汉办”,资金的使用受到中共大使馆和领事馆人员的监督。孔子学院颠覆学术机构的自主性及学术自由等重要学术原则,旨在推进中共的官方意志,向学生展示过滤了的中国历史,回避中共的真实历史和恶劣的人权记录。孔子学院一些课堂中高悬毛泽东语录,名曰讲授中国传统文化,实则推广共产教义、灌输中共党文化。

除了提供文化和语言课程之外,孔子学院还歪曲历史,甚至组织抗议活动,反对中共认为会威胁其统治稳定的活动。例如,邀请发言者反复宣传中共的有关西藏的谎言,并声称朝鲜战争的起因是美军轰炸中国村庄,中共被迫出兵。[18]

美国政府2018年通过的2019财政年度的《国防授权法案》用强有力的措辞,谴责中共试图影响美国的公共言论,尤其是其影响美国的“媒体、文化机构、商业以及学术和政治团体”。该法案明令禁止国防部资助有孔子学院的美国大学的中文科系。[19]

中共于2011年9~10月派出300人的大型歌舞剧团在美国华府肯尼迪艺术中心上演中共红色暴力舞剧《红色娘子军》。2016年9月,在美国洛杉矶高调举办“纪念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歌舞晚会”。同时远在大洋洲,分别在悉尼市政厅和墨尔本市政厅举行“纪念毛泽东逝世40周年红歌会”。澳洲当地华人组织发起抗议,最后成功阻止了该演出。中共2017年输出《红色娘子军》到澳大利亚,又于2018年将另一个中共红色暴力舞剧《洪湖赤卫队》搬到悉尼和墨尔本。

就媒体战或者说信息战而言,中共极权与民主政权处在不对等的地位上。中共不让任何民主国家的媒体进来办报,而中共却可以随心所欲地把所有喉舌都搬到民主社会去;中共不让民主国家的任何人投资涉足喉舌媒体,而中共却可以把喉舌的文字、声音、图像随心所欲地塞到民主社会的媒体里,或者直接收购外媒;中共的媒体姓党,不可能让西方记者进去工作,而中共却可以把它的人派到西方媒体里做卧底,或者直接把外国人培养成党媒的喉舌记者。只要西方仍然把中共的喉舌当作“媒体”,西方在这场“信息战”中就会一直输下去。2018年美国司法部要求新华社和中国环球电视网在美国的分支注册为“外国代理人”。这虽然迈出了正确的一步,但还远远不够,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引狼入室的问题。

“大外宣”是共产魔鬼安排中共用“笔杆子”争夺世界的一个主要战略,它已经取得越来越多的话语权并开始主导国际话语环境。中共通过大外宣,在全球散布共产毒素,严重误导了世界对中共、中共模式、中国人权状况和共产主义的看法。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新华社走向全球影响诱导世界舆论


收买操控世界华人媒体


“红色娘子军”巡演给洋人洗脑


全球巨资开设“孔子学院”,假孔子之名给洋人灌输党文化

(一六O)“超限战”

中共在实现其全球野心的过程中,完全没有道德底线,不讲任何规则。正如《九评共产党》中所说,中共的起家历史,是一个逐步完成其集中外邪恶之大全的过程,其中包括九大基因:“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1]这些基因在中共全球扩张过程中承传不断、随处可见,手段和恶性程度不断强化和发展。而中共的超限战思想就是这些邪恶特征的集中体现,也是中共步步得逞的重要原因。

超限战思想一直贯穿中共的军事实践。1999年,两个中共将领正式在其军事著作中提出“超限战”一词,并将其总结为一套军事理论体系。超限战,顾名思义,就是“超越一切界线和限度的战争”,“用一切手段,包括武力和非武力、军事和非军事、杀伤和非杀伤的手段,强迫敌方接受自己的利益”,“手段无所不备,信息无所不至,战场无所不在”,“超越于一切政治的、历史的、文化的、道德的羁绊之上”。[2]超限战意味着“一切武器和技术都可以任意叠加;意味着横亘在战争与非战争、军事与非军事两个世界间的全部界限统统都要被打破”,“超越一切界限并且符合胜律要求地去组合战争”,用超国家、超领域、超手段、超台阶的方法进行,金融、贸易、网络黑客、媒体、国际法等都将成为可能的战场,包括恐怖战、生化战、生态战、原子战、电子战、毒品战、情报战、太空战、走私战、心理战、金融战、贸易战、媒体战、网络战、意识形态战、制裁战等等。[3]

《超限战》作者认为,战争的“泛化”是未来必然的结局,必须将所有的领域都军事化。他们认为,大量不穿军装的非军事人才是超限战的关键,政府必须尽快介入所有的无形战争领域,为战争预做准备。[4]

人们把很多领域称为战场,但那只是一种比喻。中共却是在真实意义上把一切事务战争化,它把一切领域都视为战场,任何时候都处于战争状态,任何人都是战争的参与者,任何矛盾冲突都被视为“你死我活”的斗争,动辄上纲上线,动员举国之力,使用战争手段达到目标。上世纪40年代,中共曾经在夺取政权的内战中,用经济战导致国民政府经济崩溃,用谍报战先于国军部队直接拿到国军作战计划,用各种阴谋辅助军事行动打败国民党。这些历史上的超限手段,今天中共仍在使用,而且规模更大、范围更广。超限战意味着破除通行规则和道德底线,这使大多数西方人、西方政府和企业无法理解中共的行事方式,更难与之抗衡。

中共的这种超限战思维和做法贯彻在各个领域中:通过大外宣对全世界输出党文化谎言,管控全球媒体,进行意识形态上的超限战;用名利、美色、人情、贿赂和淫威,拉拢统战联合国领导人、各国政要、智库学界名人、财团大亨、各界有影响的人,培养“中共的老朋友”,为中共站台,帮助它度过统治危机;扶持、煽动、联合流氓政权来牵制美国和西方政府,用订单外交来分化自由国家,实施政治超限战;用十几亿中国人的市场作为诱饵,与各国在经济上深度交融,达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利用这些国家对中共的经济依赖,“一荣共荣、一损俱损”,来捆绑各国;用破坏WTO贸易规则和虚假的改革承诺,积累贸易顺差和外汇储备,用资本主义的营养,养肥社会主义的肌体;用市场、外汇和财力做武器,通过经济超限战压制人权,逼迫各国放弃道义责任和普世价值;信息技术上使用人海战术,强迫国民和私企盗窃发达国家的信息;外交上对各国有拉有打,分而治之,一手是经济诱惑,一手是威胁报复,并任意把本国和他国国民变成人质等等。很多看似平常的小事,都被中共利用来达成其邪恶目的。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中共无视世贸规则为所欲为
 


中共黑客称霸世界

(一五九)中共的军事野心

2018年珠海航展上,首次亮相的彩虹七型无人战机(CH-7)令军事专家瞩目。彩虹系列战机代表中共无人战机的后发优势。大批彩虹四型(CH-4)无人机已经占据了从约旦、伊拉克到土库曼斯坦、巴基斯坦等一大批国家的军火市场,因为这些国家受限于西方军售管制而无法从美国购买无人战机;[92]最新的彩虹七型在某些方面的配置直追美方最先进的X-47B。观察家注意到,最新的彩虹七型在未试飞的情况下,就急于在珠海航展上亮相,[93]航展中醒目地展示出空基信息系统模拟作战片段,模拟的假想敌为美国。[94]这些都清楚表露出中共与美国争霸的野心。

近年来,随着中共军力的发展,其野心也越来越张扬。早在2009年就发生美国海军海测船“无懈号”(USS Impeccable)在南中国海进行海测任务时遭中共船只尾随与骚扰;[95]随后在黄海国际水域发生类似事件,美国海洋监测船“胜利号”(USNS Victorious)被中共船只骚扰,在大雾条件下中共船只多次逼近,甚至贴近到双方只有30码间距,造成“胜利号”不得不停止原航向避免相撞。[96]最近的例子发生在2018年9月。美国导弹驱逐舰“迪凯特号”(USS Decatur)在南中国海遭中共军舰进逼,中共军舰在距离美国军舰前方约45码(约41公尺)处从前方横穿,迪凯特号被迫采取技术性闪避。[97]

事实上,中共的军事野心有着长远的谋划。中共军队的战略思想是从陆上强权同时走向海上争霸,最终形成海陆霸权。1980年,中共明确将“积极防御”作为战略方针,着眼于大规模国土防御作战,仍以苏军为主要作战对象。2013年,中共提出前沿防卫,把第一线推出中国国境,向外扩张,开始提出积极进攻的战略理论,提出“把战略进攻作为积极防御的重要作战类型”。[98]2015年,中共军事理论家、《超限战》作者提出,“‘一带一路’要求陆军具有远征能力。”“认为中国陆军必须飞起来,必须实现陆军航空化,这意味着整个中国陆军的一场革命。”“‘一带一路’就是国家利益和需求对中国军队改革的一个巨大牵引。”[99]这预示了中共通过军事手段成为大陆强权的思路。

美国国防部2018年报告指出:中共对其海外利益的关注推进了中共军队向境外和周边的扩张,中共海军的重心从“近海水域防御”开始转向“近海水域防御”和“公海保护”的混合。中共的军事策略和军队改革,反映出的心态是抛弃历史上的以大陆为中心的战略。其“前沿防御”的战略思想是将可能的冲突转移到中国领土之外,显示出中共军方对日益增强的全球角色的设想。[100]中共的目标是首先突破第一岛链(北起千岛群岛,向南经过台湾,到婆罗洲岛,包括黄海、东海、与南海的西太平洋海域),走向太平洋和印度洋公海,最终走向全球的海洋。

中共在南中国海的扩张就是为了突破第一岛链的封锁。中共在南海“填海造岛”与“岛礁军事化”,在岛屿上配备机场、岸基飞机和导弹。目前在南海中永暑、渚碧、美济三个有战略意义的岛礁已经部署反舰巡航导弹和地对空导弹和机场,客观上已经形成岸基航空母舰。中共的航母也已经形成战力,在战略层面上表示中共海军能够突破“第一岛链”,并开始具备远海作战能力。

美国前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Steve Bannon)曾多次表达这样一个忧虑,即在南中国海问题上,在未来十年内,中美将爆发一场战争。[101]前美军上校、军事评论家塞林认为,“中共现在试图通过与北印度洋的类似强权国家结成同盟,将其国际影响力扩展到南中国海以外。如果被允许完成这一结盟,中共可能处于无懈可击的地位,对全球一半左右的GDP施加权威。”[102]

南中国海问题并非地区性的领海争端,它具有全球性的战略意义。每年有将近价值5万亿美元货物经南中国海运输。[103]对中共而言,其海上丝绸之路始于南中国海。中共80%的进口石油经南中国海运输。[104]而南中国海的地区和平,在二战后一直由美军及其盟友维持。这使得准备和美国一战的中共如芒在背。中共把南中国海视作保障其经济发展和进一步军事扩张战略的关键性区域。

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教授弗雷沃尔(M. Taylor Fravel)在盘点了中共历史上所解决的领土争端之后指出一个有趣的事实:自1949年以来,中国与邻国发生了23起领土争端。中共解决了其中的17起纠纷;而这17起中的的15起争端,北京在争议领土中作出了显著的让步。但是对于南中国海,从上世纪50年代中共海军极其弱小的时候,就主张对争议区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而这种绝对性言论从未出现在其它领土冲突中。[105]

很显然,“寸土必争”并不是中共解决所有领土争端的指导思想。弗雷沃尔教授列举了中共在南中国海强硬立场的多项原因,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原因,是中共着眼于南中国海的战略价值。从这些岛屿,中共不但可以对可能含有大量自然资源的邻近水域拥有管辖权,甚至可以对外国海军舰艇的某些活动拥有管辖权。这些南中国海岛屿也可以发展为预警军事力量的前沿阵地;此外控制该地区还能阻止其它国家追踪从南中国海进入西太平洋的中共潜艇。[106]

中共在南中国海地区的野心与扩张,尤其是近年来单方面采取实际行动改变现状,直接的影响是造成其它国家被迫在军事上跟进,强化地区军事紧张。日本已经逆转了十年来削减军费的局面,而印度则恢复了一度停滞的海军现代化。[107]

中共以其能源、货运通道安全为由,在南中国海不断扩张、打破原有平衡的行动本身,造成了南中国海地区冲突的可能性大大增加。有学者指出,中共把南中国海视为一个安全问题的本身,导致该地区的安全受到侵蚀。[108]这一观察和前述班农的观点相呼应。

2017年,中共军方在吉布提建立了第一个海外军事基地。西方学者认为,中共军方的视野超越了西太平洋,在思考如何把军力投射得更远。[109]比如中共近来在太平洋岛国动作频频,不计成本投资,其长远目标是这些岛国未来可能成为中共远洋舰队的补给站。[110]而中共的军事扩张还不只局限于传统的海陆空,正从陆地向海洋,到太空、电磁空间等全球公共领域拓展和延伸。

中共的军事野心有着庞大的人员、装备与经费基础。

中共维持着世界最大规模的正规军,有200万名现役军人。中共军队还拥有世界上规模最大的陆军,及军舰数量世界第一、吨位总数世界第三的海军以及规模庞大的空军,拥有由洲际弹道导弹、弹道导弹潜艇、战略轰炸机组成的三位一体的核打击能力。

中共还有170万武警部队,归中央军委统一领导,以及数量巨大的预备役、民兵部队。中共的军事指导思想一直包括“人民战争”,在中共的极权体制下,可以迅速将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进行军事化转变,这意味着为数众多的海外华人和本土的十几亿人,作为“民兵”,在必要的时刻都可以被中共挟持成为军事力量。

中国经济总量在1997~2007年间快速增加。中共凭借经济力量,快速扩充军备,升级武库。据估计,到2020年,中共陆军将拥有5000辆现代化主战坦克。海军将拥有至少两艘航母。空军战斗机90%为第四代,甚至开始拥有第五代战斗机。

从2008到2017年中共国防预算平均每年增长6%,2017年达到1543亿美元,位居世界第二。[111]而外界估计,中共的实际军费是官方公布的两倍。不仅如此,共军的军力不完全反映在军费上,因为其实际军费高于公开数字,而且中共可以无偿征用很多民用设施和人力,整个工业体系都可以服务于战争的需要,这意味着其真正的军事装备能力远远超过官方数据以及外界通常的估算。

中共将于2020年底前建成由30多颗北斗导航卫星组成的全球系统,具备全球GPS军事定位能力。彩虹系列军用无人机的大规模量产为中共提供更多战术考虑,比如针对台海布局,中共有可能通过无人战机“机海”战术取得优势。[112]大量的无人飞机在卫星和人工智能的控制下形成集群,将易于发挥其数量和低成本优势,在局部形成非对称战争态势。

在珠海航展上高调亮相的隐形战机歼-20,被称是美国F-22的翻版;歼-31与F-35长得非常像。这些都展现出中共在新一代战机上正在缩短与美国的差距。

此外,中共使用各种间谍战,在技术上赶超美国。90%的对美国网络的间谍行为来自中国,中共网络渗透到美国大公司和军方,盗取那些他们自己无法研发的技术和知识。[113]中共无人机技术就是从美国盗取的。

在战术上,中共热衷于“不对称作战能力(asymmetric warfare, asymmetric strategy, asymmetric weapons)”。[114]美国印度洋—太平洋司令部(Indo-Pacific Command)新任指挥官菲力浦‧S‧大卫森海军上将(Adm. Philip S. Davidson)把中国描述为一个“实力相当的竞争对手”,中国不是靠以武器对武器的火力匹配,而是通过建设关键性的“不对称能力”,包括用反舰导弹和在潜艇战中的能力,来赶超美国。他警告:“不能保证美国在一场与中国的未来冲突中能获胜。”[115]中共靠其研发的东风21D导弹(反舰弹道导弹,针对美军航母)进行类似狙击手模式的对抗。2018年,中共公开展出陆基鹰击-12B超音速反舰导弹,被称为“航母杀手”,它在西太平洋划出了一块半径达550公里的美军航母“死亡禁区”,可以通过采用超低空突防的火力饱和模式打击美军航母战斗群,这些导弹成为中共“反介入/区域拒止”的重要军事手段。

中共在其军事力量扩大之后,不断武装世界上的独裁腐败政权,如朝鲜、中东的流氓政权等,一方面扩大其军事同盟,另一方面分散和削弱美国的军事力量。中共在全球散播仇美言论,鼓动反美情绪,也很容易使中共与那些反美政权联合,实现其霸权野心。

同时,中共鼓吹超限战等恐怖主义军事理论。开始鼓吹战争必要(“战争离我们不远,它是中华世纪的产婆”)、暴力恐怖神圣(“死人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动力”)、侵略有理(“没有战争权就没有发展权”,“一国的发展就意味着对另一国的威胁,这才是世界历史的通则”)。[116]

中共国防大学防卫学院院长朱成虎公开扬言:如果美国介入台海战事,中方将首先使用核武,令美国数百城市夷为平地,即使中国西安以东遭到摧毁亦在所不惜。就是中共野心的一次公开展示,也是对国际社会反应的一次试探。[117]

必须强调指出的是,中共的军事服从于其政治,中共的军事野心只是其整体野心的一小部分。中共的意图是以经济和军事为后盾,把共产主义意识形态强加于全球。[118]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


中共亮相彩虹七型无人战机(CH-7)


中共阅兵

(一五八)进军拉丁美洲──在美国后院挖墙角

进军拉丁美洲──在美国后院挖墙角

拉丁美洲地缘上靠近美国,历史上一直是美国的势力范围。虽然拉美在19世纪中叶共产主义泛滥的时候出现了不少社会主义政权,但外来影响尚不足对美国构成威胁。

前苏联解体后,中共开始觊觎拉美,打着“南南合作”等旗号,从经贸、军事、外交、文化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渗透。拉丁美洲许多国家如委内瑞拉、古巴、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在政治上存在强烈反美的立场,中共充分利用这点,跨洋过海把手伸到这里,挑拨他们跟美国的关系,助长那些国家的反美倾向。这样一方面既可以削弱美国在该地区的优势,另一方面可以自由进出美国的后院,扶持拉美的社会主义政权,为长期与美国抗衡、实施中共全球野心做准备。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中共对拉美的渗透和影响力已经远远超出了当年的苏联。

中共首先通过外贸和投资扩大在拉美的影响力。根据美国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的报告,2000年中国对拉美的贸易只有120亿美金,到2013年已经达到2600亿,增长了20多倍。2008年之前,中国的贷款承诺不超过10亿美元,而在2010年,达到370亿。中国承诺从2005年到2016年间向拉美提供1410亿美元贷款。中国的贷款目前已经超过了来自世界银行(World Bank)和泛美开发银行(Inter-American Develop Bank)的贷款总额。与此同时,中共承诺到2025年将向拉美提供2500亿美元的直接投资,中国与拉美的双边贸易将达到5000亿美元。拉丁美洲是目前中国投资的第二大目的地,仅次于亚洲。

对相当多南美国家来说,中国已经成为它们最重要的出口国。中国是拉丁美洲三个最大经济体──巴西、智利和秘鲁的第一大出口市场,是阿根廷、哥斯达黎加及古巴的第二大出口市场。从厄瓜多尔的公路建设,到巴拿马的港口项目,再到连接智利与中国的光纤,中国在整个拉美地区的影响已相当显著。[86]

中共一直致力于把拉美变成自己的资源基地,如宝钢在巴西有钜额投资,首钢控制了秘鲁的铁矿。中共还对厄瓜多尔的石油、委内瑞拉的燃料与金矿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中共大量投资拉美的基础设施。在阿根廷,中共承诺在运输粮食的港口投资2500万美元,在阿根廷和智利之间的公路方面投资2.5亿美元。[87]

军事上,中共对拉美的渗透正在一步步扩大和深入。中美经济与安全小组的研究员威尔逊(Jordan Wilson)发现,中共对拉美从2000年前的低端军售,发展到后来的高端军售,到2010年达到一亿美元销售额。尤其在2004年之后,中共对拉美军售大幅上升。而这些军售的对象都是具有反美倾向的政权,如委内瑞拉。这个阶段同时伴随着军事训练方面的合作。2015年在北京召开的中阿(阿根廷)双边峰会,其协议内容如果得以实施,将意味着两国的军事合作达到一个新的阶段。这包括先进高端产品的合作生产,协助中共在其境内建立首个南半球宇航器深空测控跟踪站,以及在阿根廷空军部署中国制造的战斗机,总额达到5亿~10亿,超过中共2014年对拉美地区的1.3亿的军售总和。中共与拉美的外交、经济、文化和军事联系迅速发展。中共2015年的军事白皮书要求中共军队积极参与地区和全球的安全合作,以有效的保证中共的海外利益。[88]

外交上,由于中共的拉拢和威胁,巴拿马、多明尼加及萨尔瓦多等一些与中华民国有邦交的国家或地区,选择与中华民国断交,转而投向中共的怀抱。巴拿马2017年6月宣布与中共建交,终止与中华民国超过一个世纪的外交关系。中共三年前就积极筹划投资巴拿马基础建设,如港口、铁路、公路,投资金额高达7,600亿台币。[89]中共已经获得在全球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巴拿马运河两端的控制权,有可能影响到美国后院。中共还在萨尔瓦多联合港投资将近300亿美金。美国驻萨尔瓦多大使马尼斯2018年7月曾在萨尔瓦多《今日报》上提醒,中共在联合港的投资具有军事目的,并企图扩张在此地的影响力,必须密切留意。[90]

文化方面,中共在拉美和加勒比地区建立孔子学院39所,设立孔子课堂11所,学员超过5万人。[91]而孔子学院被认为是中共的间谍机构,打着中国传统文化的幌子输出中共的党文化和意识形态,给世界洗脑。

中共在拉美的广泛渗透,对美国是一个严重的威胁。中共可以利用那些国家对中国市场、投资和军事的依赖来控制那些国家的政策,把它们拉入自己的势力范围,与美国对抗。其兴建的运河、港口、铁路以及通讯设施,未来都将成为中共扩张、建立全球霸权的重要工具。

选自《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